Hello world!

欢迎使用 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日志。您可以编辑它或是删除它,然后开始写您自己的博客。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又有人挂了

安东尼奥尼和博格曼在昨天同时仙逝。电影文青们节哀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Who says I disappeared

谁说我消失了?我只是回了杭州一个周末。我的家乡依旧夜色浓浓,看不到边。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哈说曹操曹操到

上个礼拜听到Joanna Newson的歌后很稀饭。随后亲爱的某某同学去香港在尖沙附近的小唱片店给我淘到一张她的唱片。她一个接着一个故事的叙事歌真好听

image

还有SIX ORGANS of ADMITTANCE的去年唱片THE SUN AWAKENS
image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tag 一下

Joanna Newsom 写的歌很好听。Drag City出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恩,我也挺喜欢这首

周云蓬

没有



一个安静的像没有一样的姑娘
坐在我的屋子里
她呼吸如夜晚的草木
她一生只说一句话:
咱们结婚



她不买衣裳
不看新闻联播
她像没有一样纯粹
她而且
没有一个怨毒的母亲
不会因爱我而遭到诅咒



夜里
她像没有一样静静的躺在我身边
她拥抱我
仿佛悲伤的人
触摸往事


她像没有一样给我唱歌
全人类不说话也无法听到
她像没有一样无声地啜泣
仿佛用镊子一根根拔我的汗毛



但有那么一天
她像没有一样地死了
我觉得自己
像没有一样的绝望、多余、颓废、虚无
失去了高度和长度
周围密密麻麻的数字互相大声数数
剩下我一个
0
比没有还少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夏天真的要来了

在六月的最后几天晚上,沉默了很久的雨水终于落了下来。昨天晚上我被闪电晃醒好几次,随后是雷声。这样的场景也出现在下午,晚饭前的淮海路,雨水象失去信号的电视屏雪花。风吹折了人们手里的雨伞柄,路面仅有的几颗树象电影明星一样弯腰压住裙子。从早晨开始,黑色的云笼罩在城市头上,考验雨伞的耐心。当然在没有下雨的时候,雨伞也可以用作阳伞。可是真的雨水来了,雨伞也无法制止雨水接触我的衬衫。我明白这雨下完的时候,太阳会在很长时间里不再离开天空。光和热会变得浓并且稠密。那时夏天就真的来了。我是说,真正的,没有遮拦的,如火如荼的夏天。夏天我应该坐在弄堂门口,摇一把蒲扇,讲很多很多的故事。只讲给你一个人听。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继续翻译老色鬼的诗(三)


我已经老了
不知道新来杀手的名字
此地的这位
看上去疲倦而漂亮
投入又职业
他看起来像那候的我
以古老高等魔法
的名义,向不可救药的疯子们
教授一种激进的佛教
他下令
活活烧掉家人
让孩子们残废
他也许知道
一两首我写的歌
所有的,占满鲜血的双手
所有咀嚼脏器的人
所有剥人头皮的人
他们都以批头士
或是鲍勃迪伦的歌起舞
亲爱的朋友们
我们中没几个
留下来默不作声
我们一直瑟瑟发抖
藏身在晕血的狂徒中
见证彼此老旧的暴行
老旧陈腐的暴行
它们驱逐了
心中温暖胃口
和谦卑的演义
并让祈祷者呕吐

(年份未详 《渴望之书》)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巨好听的一首歌

Yndi Halda-illuminate my heart, my darl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4Live周云鹏

迟到了4Live,错过了周云鹏的中国孩子。
但是我们听到了他唱四匹马。他翻用地下丝绒的Femme Fatale曲子唱到:人都是一样的,要不要豆腐皮,要不要花生米。
他翻用涅槃的歌唱道:从四环路堵到五环路,something in the way。
他九岁失明,世界不再有画面,只有声音。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